联合国秘书长:联合国向美国捐25万只口罩帮助抗疫


病毒突变率低可能是假象

研究作者认为,在前期的“隐性”传播期间,当病毒最初传到人身上时,可能由于无症状感染者(只有轻微的呼吸道症状但没有肺炎)未能被发现,或者一些小范围局部暴发的感染未被上报到标准系统上。而在持续的人传人过程中,病毒逐步演化出了上述蛋白酶切割位点等关键突变,从而变得完全适应于人类。

在1960年代,人们对抗传染病的战绩颇佳,其中有一位诺贝尔奖获得者牵头作了一项报告说“传染病已经不再是威胁人类健康的重要的公共问题”。半个世纪后,我们在担心新冠病毒会否在人类中长期存在,更担心新发传染病不断涌现。

牛俊奇的演讲全文由中科院生物物理所博士生郭丽洁、李敏整理。澎湃新闻经授权后二次整理、发布。

研制疫苗应该说安全性和有效性要求非常高,不但疫苗研发很困难,而且审批也不容易。美国FDA应对新发传染病制定了一个动物法则,就是动物实验如果做成功了就可以批准,这只适合于无法在人体做安全性、有效性研究但疾病又严重威胁着人类健康的情况,例如炭疽疫苗,根据动物实验获得的安全性及有效性就批准上市。我们国家也批准了埃博拉病毒疫苗的上市,是陈薇院士联合天津的康希诺进行了临床试验,针对此次冠状病毒,同样她和康希诺公司联合开展疫苗研究,这个疫苗虽然在非洲做了一部分研究,但是没有大规模的临床验证。

论文中指出的另一个备受关注的问题是,新冠病毒是否是重组病毒。病毒的重组事件会加速疫情的大规模暴发,因此不可小视。

随着COVID-19的流行,更多的病毒基因组被测序。作者提示,尽管目前新冠的突变率看起来较低,但这可能是被病毒在宿主体内的高复制率掩盖了。病毒的变异能力是否会对病毒的传播性和毒性产生作用仍不清楚,因此在目前大范围传播的情况下,有必要持续关注引起表型变化的病毒突变。

今天要谈的题目是有关新发传染病的应对与策略。

今后是否还会有新发传染病,会发生在哪儿?可能会是我们上面提到的地区。那么新型冠状病毒是否在短期或者长期内再来?今天中国基本上已经取得了决定性胜利。这个病毒有很多特点和SARS非常相似,和中东呼吸综合症非常相似。所以如果要得到很好的控制,我们就要找到最早这个病原的宿主,切断这个途径,这个病毒就不会再来或者短期内不会再来。但是人畜共患病中,有一些是感染以后就会在人类长期存在,比如艾滋病病毒,它有一个特点是形成慢性病感染。从这个角度来看,我们对新型冠状病毒是不是太乐观了呢?之前我的观点是比较乐观的,但现在已经形成了世界性的大流行。如果这次的疫情,在各个国家都得到充分地控制,这个病毒的传播今年就可以切断。但是现在已经一百多个国家暴发疫情,有些国家的医疗资源或者公共卫生管理能力不足,所以病毒传播会比较广泛,特别是南半球冬天来临的时候造成更广泛传播,这个病毒就有可能在人类长期存在。

牛俊奇:我是传染病医生出身,在临床工作38年。在前二十几年中从事各种各样传染病的诊断和治疗,最近这十年主要是从事病毒性肝炎的研究和治疗,同时也参加新药、疫苗的临床评价。下面就我从学习中的体会以及我工作中的心得和大家一起分享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