菲律宾一执行医疗任务飞机起火坠毁 机上8人全遇难


眼看日本新冠肺炎确诊患者越来越多,美浓轮泰史认为,日本应对疫情的决心不够,缺乏风险意识和危机管理能力,总是等出现问题以后才想办法补救,殊不知为时已晚。在抗击疫情方面显然中国更为主动,早预测、早决断、早准备、早行动,全国拧成一股力量,这是日本难以做到的。现在日本的疫情愈发严峻,日本政府必须尽快出台强有力的措施。

李斌是上海中医药大学附属岳阳中西医结合医院的副院长,至今已经在武汉呆了40多天。

美浓轮泰史的老家千叶县毗邻首都东京,他对《环球时报》记者说,直到返京之前,当地仍有很多民众出门不戴口罩,虽然迪斯尼乐园暂停营业、学校停课,但政府并未采取严格的防控措施。

墨西哥呼吁民众自我隔离一个月:这是最后的机会

然而,美浓轮泰史还是低估了“隔离期间不要外出”这项规定执行起来的严格程度,他万万没想到“14日居家隔离”意味着“不能踏出家门半步”。当时家里并未储备太多物资,隔离的第二天,美浓轮戴好口罩,火速去小区里的便利店采购一些生活用品。虽然没在外面停留太长时间,他还是“被发现了”。居委会上门对其批评教育,要求“务必遵守纪律”。

不料,剧组因新冠肺炎疫情停工,他便一直留在日本。眼看工作签证马上到期,尽管美浓轮泰史知道近期返京要接受严格的健康检查和为期14日的隔离,还是决定在有效期内赶回中国更新签证。

美浓轮随后乘坐专用大巴来到国展中心,再次接受健康检测,留下住所、联系方式、来京目的等信息。随后美浓轮打出租车返回位于通州区的家,还有一位身着防护服的检疫人员同行。

“中国严格的防控措施从空中就开始了。”美浓轮泰史在接受《环球时报》记者采访时回忆:3月10日下午,他登上了东京飞往北京的国际航班。起飞后不久,佩戴口罩、手套、护目镜等防护设备的空乘发给每位乘客一张出入境健康申明卡,询问过去14日的所在地、赴京目的、住所以及是否出现感冒症状等细节。到达机场后,美浓轮泰史被工作人员引导至检疫站,提交出入境健康申明卡,检测体温并接受新冠病毒咽拭子采样。几经周折,终于被允许入境。

所有队员们都很感恩这些天里武汉病人对上海医疗队的信任。“有的病人直接说‘你们来了,我们就放心了’,还有很多病人听说我们是来自上海的医疗队,纷纷表示对战胜疾病有了更强的信心,这种信心也会传染给我们医护人员。”李斌说,每次听到病人的感恩与信任,就更加坚定了信心去治疗好、照顾好每一位病人,直到他们康复出院的那一天,看到他们能与亲人团聚是一件很幸福的事。

接连两天,由上海国家中医医疗队负责的雷神山医院C7、C5病区陆续关闭。这意味着他们回家的日子近了。